《刀尖上行走》:非典型“麦式”谍战剧

密码解密、高度智力、奇人奇谋,这是麦家曾经最大的特色,他通过《暗算》、《风声》、《风语》等剧,把我国谍战剧拔高到了一个新旅程。到了他最近...

  密码解密、高度智力、奇人奇谋,这是麦家曾经最大的特色,他通过《暗算》、《风声》、《风语》等剧,把我国谍战剧拔高到了一个新旅程。到了他最近的一部谍战剧《刀尖上行走》,他却抛弃了那些隔空斗智的高级智力比拼,完全将人物置于敌后的真刀真枪的肉搏战中。

  这部充满了76号、军统、机关处等前线斗争符号的“非典型麦式”谍战剧,收视率上始终位列省级卫视黄金档前三甲,也被麦家称为“封笔之作”。接受搜狐娱乐独家采访时,麦家毫不客气地表示,他封笔的最大原因,是不想跟着“谍战剧”品牌一起烂掉。

  与龙一、姜伟、林黎胜比较,麦家是最为缺乏生活气质的谍战编剧,一方面源于他对高智性的追求,一方面也源于他的角色大多身体残缺或心灵局困,难以体会生活的质感。但在《刀尖上行走》中,主人公金深水(王志飞饰)一表人才,善于跳舞,察言观色,游走在日本女人、女员还有女特工之间,并利用三方各自的身份获取情报、逃脱日伪的怀疑。“左手刀尖,右手女人;左手鲜花,右手鲜血”,麦家自己也这么形容这次自己笔下的角色。

  不过这份感情,在麦家笔下更多的还是隐忍和萧瑟,尤其是军统特务和日本军官的妹妹之间,因为身份的差异和国籍的隔膜,更加显得复杂彷徨。最后静子协助共党将日本生化大师腾村教授杀害,虽让部分观众觉得不可置信,但也符合麦家一贯对日本普通民众人性认可的立场。

  若把这份立场放入近十几年的抗战题材中,就会发现其实十分少见:从《亮剑》、《借枪》到《抗日奇侠》,日本人都是失语的一方,他们面目模糊、思维单一,对战争、屠杀的态度也多是认同和狂热。但在麦家这里,无论是《风语》中陈家鹄对日本妻子惠子的疼爱,还是金深水对静子的利用兼自责,虽有营造戏剧冲突的考虑,但也从侧面反映出麦家起码在认可日本人人性的一面。

  《刀尖上行走》中最不符合之前“麦式”谍战特征的便是——主人公金深水并不残缺,而《解密》里的主人公容金珍是个患有幽闭症的人,《暗算》中的阿炳是个瞎子,黄依依是个不谙人情世故的人,《风声》中的“老鬼”也是有一定的人格缺陷。但他们不甘示弱,并通过超人的意志和毅力,谱写了一曲曲强有力的人生。

  不过《刀尖上行走》中依然有腿有残疾的奇人异士,一位是日本生化病毒大师腾村教授,作为能通过呼吸、心跳、血液流速判断是否说谎的最终boss,他在研制一款可以让中国人智商与理智退化的新型病毒,另一位则是女共特工林婴婴(梅婷饰)的弟弟小马驹,他凭自己极高的围棋棋艺获得腾村教授邀请,最后通过在围棋子上涂毒让腾村教授一命呜呼,成为比金深水更为决定性的人物。把这些人物综合,就会发现麦家笔下的主要人物痛苦而残酷,对情感极端又逃避。

  而且更少见的在于,麦家的作品对爱情在战争一直有着审慎和悲伧的态度,阿炳自杀于老婆的欺骗,黄依依死于安在天的回避,金深水胜利时却也失去了林婴婴和静子,人性在战争中是扭曲和痛苦的,而不似有些抗战剧体现的那些豪气干云以及崇高的民族主义。

  《刀尖上行走》一开篇便是日本轰炸上海,之后林婴婴一家惨遭日本人屠杀,再接下来便是军统特务们与日伪的枪战戏,可以说,直到第六集,才真正有了谍战斗智的谋略。这些很多都是电视剧版新加的剧情,可见高希希在改编中新加入了抗战枪战剧的元素,可是,这么多枪战元素,那还是“麦式”谍战吗?

  从麦家以往的剧集看来,写得“窄”是他的长处和特点,在刀锋上跳舞,在钢线上玩智,以及摩斯密码、仿射变换密码等专业性名词,这正是曾经学过特工学、密码学的麦家的最大资本。而这次《刀尖》的胜着在于,他除了常见的军统、,还有日方和伪军的76号系统,共形成了四方斗争的棋局。但因为金深水、林婴婴等人物取材于他军校老校长的亲属,造成剧情虽然真实可信但不紧凑,人物的真实反而成了剧情的掣肘,加上麦家本次有意的抛弃专业性主打斗争性,所以《刀尖》篇幅长,但不雄浑;人物多,但无绝角;冲突多,但紧张明快者少。

  从大历史格局看,《刀尖》对抗战时期复杂的社会形态展现不足,对党派之间微妙关系的叙写也流于传统概念,对汪夫人陈璧君竭力营造“大东亚共同圈”的思考也点到为止,对于伪都南京的社会环境也没有立体细致的深入研究,但不可否认,麦家在提升谍战类型的品质与专业性上作出了很大贡献,作为麦家的“封笔之作”,《刀尖上行走》成了对《暗算》、《风声》等经典脉络的最后一瞥。

  • 上一篇:麦家打造谍战封笔大作 《刀尖上行走》12月开播
  • 下一篇:昨晚伊川杜康广场那场面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