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元灯影忆欢年

俗语说,不出十五还是年。品着元宵节香甜的汤圆味道,伴着上元花灯的绰绰光影,本报文化新闻部的记者们一起回味起还没走远的这个“年”,感触良深...

  俗语说,不出十五还是年。品着元宵节香甜的汤圆味道,伴着上元花灯的绰绰光影,本报文化新闻部的记者们一起回味起还没走远的这个“年”,感触良深。

  曾经春节返乡,“乡愁”是主题;而今,乡村振兴变化快,旧貌换新颜,美丽乡村建设让记忆中的老家脱胎换骨。曾经的春节,就是辛辛苦苦、忙忙活活,尤其是对老一辈人来说;而今,他们可以跟着孩子来到城里,看展览、观演出,乐享文化发展成果,一身轻松过大年。曾经的年俗,就是“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而今,取而代之的是超市里热热闹闹办年货、微信红包拜大年。曾经的过年,就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天南海北都要往家赶;而今,却可以带上一家老少,“游”哉悠哉地飞到天涯海角去过年……亲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团圆年……红红火火、蒸蒸日上,似乎古老的中国年,越来越轻松愉悦、时尚年轻。

  的确,年在变,变出了新形式、新花样、新节奏;但是,年又恒久不变,世世代代中国人所传承蕴涵的团圆、美满的希冀和渴望,永远在年节文化里。

  澄蓝的天空下,水泥路面平坦整洁,大红灯笼随风轻舞,五彩霓虹花树闪耀街边,古香古色的墙壁上生动的图画和清秀的文字向人们讲述着《弟子规》、“二十四孝”故事……这不是公园一角之景,也不是庙会上的街景,这是我爱人的老家——保定蠡县留史镇留史村刚刚改建的民俗一条街。

  过年回老家前,我已经在朋友圈看到亲戚们迫不及待地展示正在建设中的街道,然而当我置身其中,还是惊讶于眼前的变化。昔日坑洼不平、荒草半人高、垃圾随处扔的土路变成不见一片纸屑的水泥路,泛着白碱高矮不一的院墙粉刷成青砖造型墙,荒废的院落改建为宽敞的健身广场……“你等着晚上再瞧,咱家门口比庙会还热闹。”婆婆早早地站在院门口等我们回家,看着美丽的街景乐得合不拢嘴。

  夜幕降临,喜庆的音乐从街上飘进小院。孩子们欢呼雀跃地吵着要去看灯,大人们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扶老携幼,呼啦啦走出家门,一下子跨进流光溢彩的灯的世界。赤橙黄绿青蓝紫……一串串彩灯悬挂两边,与中间的大红灯笼相映成趣,荷花灯、花伞灯、中国结灯点缀其间,形成一条瑰丽的彩色长廊。

  “来,看前面,一起喊‘茄子’。”在一棵火红的树形灯旁,一个年轻人手持自拍杆把全家人灿烂的笑容定格在镜头里,他叫钱志勇,在蠡县上班。“听说留史村改建了一条民俗街,我们一家特意从县城赶过来体验,真喜庆啊!这才有过年的氛围和味道。”钱志勇兴奋地说。这边人们忙着留影拍照,那边有人念起了《弟子规》:“唯德学,唯才艺,不如人,当自砺。”哥哥孙卓雄陪着外村来的朋友参观,他骄傲地说:“家门口的街道美起来了,村民的素质也提高了,现在这街上不仅没人乱倒垃圾,连个烟头都看不见。村里的风气越来越好了。”正说着,嫂子过来拉我去跳广场舞,穿过摩肩接踵的人群,我们来到健身广场。在长约十米的海底世界灯廊的映照下,男女老少跳得正起劲儿。欢快的节拍,矫健的身姿,不时变换的队形,吸引了不少村民围观点赞。嫂子说,自打健身广场建好了,身边的姐妹们不打牌了,也不唠闲嗑了,都跑到这儿来跳舞。“瞧,为了方便健身的村民如厕,广场一角还修建了干净的公共厕所。新时代,新气象,咱农村人过年也有了新风尚。”

  街上,两家悬挂着“农家小院”牌子的院落引得众人纷纷驻足,好奇地移步院中。火炕、灶台,灶头上跳跃着的火苗舔红了锅底,肉香随着不断升腾的蒸汽飘满小院。“还有空屋吗?”“早就订满啦,订单都快排到正月十五了,要不您选个日子,我先给您预订上。”看着询问的人络绎不绝,留史村党支部书记孙克峰喜上眉梢,他说:“农家院是村委会为了带动村民致富做的试点,盈利的资金用来补贴困难户。”

  “欢欣常在悠闲外,幸福永存奋斗中。”一副与众不同的对联,张贴在一家配房两侧的门柱上。主人刘超常年在新疆做生意,过年回家心里又有了新打算:“过了年就着手把荒废的配房翻新,装修成茶室。这么好的环境,这么旺的人气,撸起袖子加油干,日子肯定会越来越红火!”

  中国人表达节庆的特点,就是热闹,越热闹越喜庆。然而,见惯了各种热闹的人们,近年来更趋向于寻求心灵的舒展和心情的放飞。

  这个春节的确是不一样的。年迈的父母远离秦巴山水,远离过年的觥筹交错,头一次在1000多公里外的燕赵大地过年。浓郁的思乡之情当然难免,但异地的新鲜感无疑也令他们欢快。而我由于不再奔波于旅途,也就有了相对充足的时间陪伴老人,带老人四处参观游览,过一个简单、平静而温情的年。

  父亲对河北民俗不太熟悉,但父亲喜欢摄影,拍摄过悠悠汉水及两岸的崇山峻岭,听说2018河北省民俗摄影作品展正在河北省图书馆举办,于是新年出游的第一站就首选了这里。乡俗礼仪、舞蹈游艺、燕赵手艺、饮食装饰、乡音古韵……400多幅精美的摄影作品,记录的都是河北各地的风土人情和传统节日特色活动的精彩瞬间,充满粗犷、质朴、奔放的燕赵风情,令人回味无穷,又充满新鲜感。父亲看着、惊叹着,在有限的时间里还和几位素不相识的参观者相聊甚欢。

  民俗一直在发展变化,缺乏的其实是对不同时代的民俗历史的记录和保留。不同于父亲对摄影的喜爱,母亲对河北博物院的展览更感兴趣,《走进帝俄时代——俄罗斯彼得霍夫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特展》《红楼梦华——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画册展》《小火花 大世界——河北博物院院藏火花展》《2018当代中国数字艺术展》……各种各样的展览早已让母亲看花了眼,连连感叹:“没想到过年有这么多展览,有这么多人来参观。”

  我明白她的意思。在我的记忆中,过年对于老家的女人来说,就是忙。而让老人不再忙碌操劳,是我的第一个新年愿望,如今,这个愿望实现了。

  时间有限,心情无限,不多的几处游玩之地,那种蕴含浓郁滋味的文化活动,不仅令老人获得真正的轻松开心,更令我重获宁静。

  年是什么?民俗上有解释。但我个人以为,无论是辞旧迎新也好,祈求康泰也好,寓意团圆美满也好,贯穿始终的应该是绵延的文脉。如果没有文化含量,很多民俗将成为空爆竹,很多活动沦为走过场。而在物质生活已十分丰富的今天,无疑对于文化的需求会更大、层次会更高。

  得益于丰富的展览和社教活动,河北博物院今年春节参观量再创新高:正月初一至正月初七,观众参观量达8.3万多人次,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59.6%;其中,正月初五达17665人次,创历史新高。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初六,河北省图书馆共接待读者近4万人,外借书刊1.5万册次。而正月初七,河北省图书馆接待读者则是单日破万人次。

  观念一变天地宽。这观念,既是过节观念的转变,更是对待文化的观念的升级。文化活动内容丰富且形式新颖,蕴含更多文化含量,提供更充足的文化养分,而老百姓更加积极主动融入其中,如此,春节才会充满浓浓的文化味道,更加让人念念不忘。

  “走,妈妈带你正定赏灯去!”正月初十晚上,我兴冲冲推开大女儿的屋门,正忙着赶寒假作业的她一脸迷茫地抬起头说:“妈,看灯就说看灯,还整那么文雅,作业还多,我没空啊,你带老二去吧。”

  好说歹说,带上两个娃出门,沿体育大街一路北行,越靠近目的地车越多起来。一上子龙大桥,两面桥栏红灯高悬,整个路都被照得红灿灿、喜洋洋的。远远地就看到被璀璨灯光勾了边的正定南城门光辉四射,和旁边一众建筑的灯光交相辉映,有射灯在夜空中划出的彩色光线上下翻飞,让人心里瞬间畅快起来,两个孩子也不禁发出惊呼。随着灯会的指示牌进城,车真多,绕来绕去总算停下来,我们娘仨直奔城下,买票登城之前我不忘迅速去给每人买了一个大棉花糖,边吃糖边赏灯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灯多,观灯的人也不少,大家挤挤挨挨、走走停停。我更是看到哪个都喜欢,十二生肖灯每个都要仔细赏玩,南瓜马车灯前拍张照公主感爆棚,瓮城内90米的裸眼3D灯光秀更看得我眼花缭乱,边看边照边点评。正在兴头上,老大过来扯扯我袖子:“妈,你看别人都多淡定,你这大呼小叫的也太没见过世面了。”看看脸上写满“陪你来的”几个字的两个孩子,甚是扫兴。

  恍惚中,我不禁想起自己小时候,对年和灯的急切期盼。老家辛集的灯会每年都是闹元宵的重头戏,提前好久大家就开始兴奋,甚至拜年串门的时候也不忘互相约一句:“十五一起看灯去呀!”花灯年年都添新内容,从传统花灯到当时先进的声、光、电技术都用上的大型灯,会动的会响的,树上挂的,地上摆的,无不新奇别致。看灯人脸上的急切和欣喜更是“一景”,元宵节当天,从大概下午五时左右天一擦黑,街上的人就开始多起来,等到七八点钟便稠密地走都走不动,每个灯前都挤满了人,小孩子们往往骑在大人脖子上,手里还举着风车或者糖葫芦,不时尖叫,开心得不得了。尤其有一年,已经在外地上学的我专门坐火车赶回去看花灯,因为一路上都在给旁边乘客描述花灯盛况,一不小心早下了一站,费尽周折才回了家,不等放下行囊便直奔灯会现场,从第一眼看到满街闪烁的灯,听到鼎沸的人声,本来冻透的我瞬间温暖过来,似乎一下回到了曼妙无比的人间。灯影绰绰,映雪分外灿烂夺目,这个十五我永远忘不掉。

  元宵节味道里还少不了猜灯谜。记得小时候的灯谜活动十分盛行,真个是走到哪猜到哪,奖品各异,从一袋汤圆到一个本一支笔,开动脑筋得来的奖品格外珍贵,有几个谜面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脑子要快,只要想出来下手也要快,赶紧撕下来跑去兑奖台,答对了得意洋洋举着“战利品”下台,如果答错便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挠挠头皮走开。正月十五的花会进城展演也十分有趣,高跷、旱船,舞狮、锣鼓,每个村代表队都有自己的拿手绝活,声音到处一阵喝彩。我们这些看客往往还偷空跑去街边买一碗浇满蒜汁的扒糕或大块的蜜蜂糕,咯吱咯吱地啃着,咔嚓咔嚓地嚼着,很多抹鼻涕抹得袄袖脏兮兮的小孩子追跑打闹,被大人们捉回来,似是而非地在身上拍两巴掌,那种欢乐是由内而外的,太简单却难忘。

  “妈妈,那个亮亮的房子是迪士尼的城堡吗?”老二稚嫩的童声把我拖回现实。“不不,这叫花灯,过年才有的花灯。”“这好玩吗?”“嗯,好玩……但是我要回家了,我要去给姥姥手机里的小青蛙拔草了,还有‘汪汪队’要开演了,妈妈,路上我想用你手机玩‘跳一跳’。”

  我默默地和“我的灯会”“我的庙会”“我回忆中元宵节的味道”挥了挥手。上元灯影里,似乎只有我在欢欣鼓舞地寻觅自己童年记忆中的欢乐,而我的孩子们,我该怎么才能带你们,找回那最质朴却最热烈的年的味道呢?

  生于戊子鼠年年根的女儿,在转年春节前学会的第一句完整话,便是“过年好”。看着家人贴春联、福字,洒扫屋舍,置办年货……年味在她心中是一种美好绵长的滋味。此后,她便和我们一道盼望着过年。

  去年一进腊月,9岁的女儿就跟着姥爷忙活起来。“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这样农耕色彩浓郁的年俗很难一一再现,取而代之的是一老一少奔波于大街上、超市里热热闹闹地办年货。

  超市入口处卖糖画的摊位前围满了孩子。糖画师傅手中一把小勺溢满糖浆,手腕抖动翻飞,糖浆丝丝缕缕、缠缠绕绕,转眼间面前的白色砧板上就出现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小动物。这时,人群中便会传来阵阵赞叹。排了四五个人后,女儿如愿得了一只小狗造型的糖画,兴冲冲举着挤出人堆。甜丝丝的年俗味道,酝酿着渐浓的春节氛围,让过年充满喜庆、情趣与魅力。

  在年货中总少不了红纸的身影。一张大红纸,裁成需要的尺寸,镇纸固定,一副“风和日丽春常在,国泰民安福永绵”的春联在老人的笔下一气呵成。“姥爷,超市里有卖印好的春联,为什么还要手写?”小女孩一边吹着未干的墨迹,一边问道。

  “手写的春联才更有年味。我们小时候过春节,不但春联要自己写,吃的穿的都要自己做。”74岁的父亲关于年俗的回忆,是从腊月二十三那天锅里的肉香开始的。

  “我小时候,春节前十来天,家里就会炖出一大锅肉,混合着蒸年糕、锅包鱼的各种香味直冲鼻子。”父亲说,“小年”吃上一顿难得的丰盛晚饭后,家里长辈会将灶台边一张写着“灶君神位”已经熏得发黑的红纸条扯下来,嘴里念念有词地烧掉,这是将“灶神”送上天。待到除夕这一天,一张新的红纸会贴在灶台边,名为“请灶神”。之后进行的新春扫尘则意味着“除旧迎新”,把一切穷运、晦气统统扫出门。

  除夕和大年初一那种隆重的仪式,依然烙在父亲的记忆里。“除夕早上摆好香案祭祖,除夕夜能吃到一年来最丰盛的一顿美味佳肴。接下来就是守岁,人们都相信,守岁能守到来年的财富、健康和吉祥。”而大年初一天还没亮就在家门口放鞭炮,也是想争先求个吉利。早饭后和大人一道走街串户拜年,口袋里就会被塞进压岁钱。

  听着大锅炖肉、祭祖、祭灶、守岁的过往,女儿一脸好奇。她也许不能完全理解那些流传了千年、被赋予诸多美好寓意并不断传承的纷繁年俗。但那些相通的美好情感如湍流不息之水,从古奔腾至今,从未停歇。

  随着时代的变迁,年俗一直在不断发生着变化。从放鞭炮、贴春联,吃饺子、守年夜、看春晚、串亲戚,到微信抢红包、网购年货、全家看电影、新春旅游……众多新年俗正在以全新的形式固化下来,走进人们的生活。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追随时代步伐的新年俗纷至沓来。然而,变化的从来都只是形式,不变的是团圆、喜乐、和谐的情感,以及在传承中不断发扬光大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涵。

  近些年,在浩浩荡荡的春运大军里,逐渐出现了一股特别的潮流,提着行李上路的不再只是那些归心似箭的游子,还多了一些全家老小旅游过大年的场景。原计划,今年这个春节,是父母退休后第一次离开我们在异乡过年,为了不让他们感到孤单冷清,今年我们也赶回时髦,随着南下的旅游大军来到了三亚。

  除夕一大早我们一家三口就奔向机场,虽然票是一个月前买的,可毕竟春节期间三亚太火了,抢不到直达三亚的机票,只好先飞海口,再乘火车赶到三亚。海南岛上的年夜饭,没有因为地域的改变,给人不适的感觉,相反倒多了重逢的喜悦。大姐一家忙着给老人调试网络电视,准备看央视春晚,其他人炒菜、端菜、摆桌,很是热闹。女儿一边帮忙,一边跟姥姥姥爷聊着大学的趣事儿,一阵阵的笑声像极了柔润的海风轻轻吹着海水,听着那么舒服、惬意。

  不知道是不是三亚早早升起的太阳呼唤着远来的客人,抑或是海南岛清新的海风发出了邀请,大年初一一大早全家人就不见了昨日的疲惫,很早就醒了,起得最早的老爸早已做好了醪糟汤圆等着我们享用。

  骑着共享单车,清凉湿润的风缓缓拂过脸颊,半小时的路程不知不觉就到了,滨海大道,央视春晚三亚分会场就设在对面的国际邮轮港。三亚,北纬18度,澄净的海水,赤脚走在细软的沙滩上,抬头看见不远处凤凰岛度假酒店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三亚有美丽南山那谜一样的佛教文化,有黎族儿女一辈辈繁衍生息的黎家寨子,有天涯海角海枯石烂的动人爱情故事……短短一周的时间,尽管还无法触摸到她的深邃和悠远,却仍然给自己留下了满满的回忆。

  我不大喜欢看游记,更愿意自己去感悟这个世界的美丽,因为每个地方之于每个人感受肯定不同。由于春节假期时间有限,部分景点选择了跟团一日游,不得不说的确看到了传说中的著名景点,但却很难停下脚步去感受它的文化与深度。这种走马观花,恨不得一次玩遍所有景点的旅游方式,累死累活不说,还少了真实体验。我更喜欢随遇而安,淡然一点,走走停停,不去害怕错过什么,因为在路上就已经收获了自由自在的好心情。要知道,当你一直在担心错过了什么的时候,其实已经错过了旅行本身的意义。

  在旅途中我们能感受那“溪边照影行,天在清溪底”的惬意,却也会在心情大好时赶上了“欲上最高处,径已被云封”的无奈,此时我们不如学学王维,“坐看云起时”就好啦,能够看到不一样的景色,是一件多么不易的事啊,这不正似人生的丰富多彩吗?有一路高歌猛进的顺境,也会有在逆境中不时闪现的小坎坷,我们就权且把它们当作不一样的风景吧。

  旅游过年,家人的感觉都很新鲜,没有了往年传统意义的拜大年,走亲访友,却依然有着“年”带给我们的温暖与喜悦,这大概就是家对于我们的意义吧。无论在故乡还是在他乡,只要和我们在一起的还是血脉相连的家人,在哪里不都是过年吗?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南京上元灯彩点亮元宵佳节 再现400年前璀璨景象